做好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的几点思考

来源: 鄂尔多斯日报     |    作者: 王文彬      |     发布日期: 2016-10-25     |     [      ]

  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是一项科技含量较高的信息化系统工程,是对过去传统的城市管理体制和机制的一次创新和改革,推广应用过程中肯定会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困难和阻力,如果我们的举措和动力大于困难和阻力,改革就能够成功,反之,改革就会面临失败。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在具体应用过程中虽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它毕竟还是一个新生幼苗,必然要面临着后续建设资金困扰、传统管理理念转变、专业技术人员匮乏等诸多困难,这就要求我们在具体工作过程中要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所突破:

  一、领导要重视。

  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在具体运行过程中,大多存在着项目上马时领导高度重视,具体工作中容易忽视,遇到问题时容易轻视这样的弊端。鉴于其专业技术性较强,实施项目的企业为达到中标目的,只侧重于技术层面的宣传,忽视应用环节所面临困难的说明,容易让人理解上产生一种误区,认为只要系统上了,城市管理水平就可以提高,城市管理效率就可以提升,城市面貌就可以改观。其实,数字化城市管理系统只是一种管理手段,最大的好处就是工作量化、处置及时、考核公开,因此,其应用效果的好坏,关键还要看政府如何利用强有力的手段去实施。从目前全国整体运行情况来看,普遍存在着决策层意见难统一,后续改革配套措施跟不上,整体工作趋于一头热,分管领导和牵头单位工作热情高,处置部门抵触情绪大、个别单位不配合的被动局面。这就要求地区党政主要领导一定要带头重视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首先统一思想,所有涉及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的成员单位都要无条件服从系统的指挥、派遣、考核、评价,并形成一种长效的管理机制,为城市整体管理工作水平的提升奠定基础;其次,主要领导、分管领导要经常带头深入一线调查了解一线基本情况,定期听取工作情况汇报,适时解决工作过程中造成的棘手问题,从而形成上下齐抓共管的工作氛围;第三,要从根本上扭转管理理念,凡城市管理类的问题,党委、政府要全权责成数字城管工作实施机构去指挥、去派遣,从而形成以数字城管工作为核心的大城管格局。否则,数字城管就永远处于边缘化状态,起不到核心作用,也达不到预期目的。

  二、机构要保障。

  机构保障是根本。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出台的《数字化城市管理模式建设导则》明确要求,高位监督是实施数字城管工作的根本,明确一个隶属于政府的相对独立的综合协调部门是数字城管建设的有力保证。从目前已经上了数字城管项目的128个城市的机构运行情况来看,完全实现高位监督的只有浙江省杭州市1家,机构独立运行且为政府一级部门的也为数不多,好多城市都是将机构设置为城市建设管理部门的一个科室。首先,数字城管本身就是对涉及城市管理相关部门实施指挥派遣和监督评价的一个过程,而成员单位大部分为本地区的重要职能部门,有城建、环卫、园林、环保、市政、城管、工商、供电、通讯运营商等,平级单位都很难协调派遣,让一个新成立的二级部门去完成协调、指挥、派遣多项任务,其运行效果可想而知;其次,好多部门在传统的管理模式下已经养成了一些惰性,一下子让他在规定的时间内按标准完成规定的任务,抵触情绪肯定会很大。解决机构问题的最好办法,一是将数字城管机构挂靠党委或政府,由政府层领导兼任主要领导;二是成立隶属于政府的独立的运行机构,政府授权对相关职能部门进行指挥、协调、派遣、考核、评价。

  三、考核要到位。

  考核到位是重点。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要想取得成效,就必须加大考核评价力度。在住房和城乡建设保障部每次组织的联席会议、工作部署会议、培训会议上,从各实施地区的汇报和经验交流座谈会中,我们也能够看出,一些城市该项工作还没有纳入目标责任制考核,而各项指标值完成情况却很好,势必说明这些指标的含金量并不高,势必使其成为形象工程。如果数字化管理模式运行的不好,传统的管理模式又被搁置,出现问题职能部门又把责任全推向数字化,那么,城市管理最终就是两头受害。所以考评考核工作必须纳入目标责任制考核当中,且所占分值要一定能够引起各部门领导的足够重视。另外,有条件的地方还可以将考核与经济相挂钩。一方面政府要设立专项的奖励资金;另一方面,对处置不好的职能部门要扣除其单位的部分经费,加大考评考核的力度。只有这样,部门才能将城市管理工作作为一项长效工作去抓,数字城管工作才能取得成效。

  四、人员要得力。

  人员得力是基础。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作为一项新生事物,专业性强,技术含量高,需要一批有技能、有经验、有魄力的工作人员来开展这项工作。从目前各地运行情况来看,系统平台操作人员大多为临时聘用人员,流动性较大,系统维护主要依靠项目实施企业跟踪维护。这样很难培养起懂专业、懂技术的业务骨干,企业人员撤走后,整体工作就会陷入被动。种种问题要求我们,必须培养自己的技术骨干,必须配备专业的正式工作人员,避免人员流动性过大而影响整体工作。同时,工作人员最好是从城建系统抽调部分精英,从大学毕业生中选聘部分专业人才。

  五、法规要细化。

  依法管理是前提。建立和完善城市管理法律法规支撑体系,通过法制手段来规范、制约、调整城市管理中出现的问题,并且是克服城市管理执法随意性的重要手段。我国目前城市管理主要的执法依据是国家颁布的相关建设法律法规,这些法规大多是概要性的,有的与地方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如对乱张贴、乱涂写、流动商贩、沿街建筑立面综合整治、城中村整治等问题,在行政管理上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予以界定,给管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另外,目前全国实施数字城管系统的城市,其具体工作人员大多数并非法律相关专业,或行政执法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对城市管理中涉及到的法律法规知识知之甚少,且有些地方的执法人员不注重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不能正确应用法律法规知识来解决城市管理中的实际问题,随意执法现象较为严重。这就要求实施数字城管系统的城市,一方面政府要在听取城市管理部门的意见和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出台一些更为细化的法规规范,来补充当地城市管理过程中的一些法律法规漏洞,另一方面加强数字城管部门工作人员的法律法规知识培训,内部要成立法制工作办公室,为城市管理工作提供法律依据。

  六、经费要保障。

  经费保障是后盾。如果严格按照数字化城市管理标准去维护城市,城维费就将重新量化分配,财政将所有的城维费全部拿出来都不一定够用,无形中就给领导造成压力,也容易让领导之间产生博弈情绪,部门之间产生抵触情绪。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想真正达到预期目的,就必须配套跟进后续改革措施,彻底打破过去传统的城维费划拨模式,实行量化分配。从短期来看,整体费用支出会加大,但从长期来看,随着管理工作的逐步精细化,维护费用会逐步减下来。另外科学合理的城市管理模式是“三分建七分管”,而中小城市普遍处于建管并重时期,城市的拆迁改造力度大,建设力度大,城市各项功能和基础设施不尽完善,给城市管理工作造成很大压力。这就要求决策层在对待城市管理工作上更要高度重视,科学合理地安排城市维护费用,最好是前期预算安排一部分,剩余部分根据量化考核情况进行追加。这样既有利于城维费的总量控制,又有利于调动部门的工作积极性。

  (王文彬 东胜区监督评价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