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组建方式的探讨

来源: 临沂城市管理网     |    作者: 范金霞      |     发布日期: 2018-01-17     |     [      ]

 一、引言

“数字城管”是数字化城市管理信息系统的简称,于2004年10月在北京东城区研发成功并正式上线运行。运行8个月之后,东城区城市面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城市管理工作取得了明显的阶段性成果。2005年7月,全国数字化城市管理试点工作正式启动,截止2010年4月,建设部共推行了三批51个试点城市,其中30个城市通过国家建设部专家组验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目前,江苏省、浙江省均实现了数字城管系统县以上城市全覆盖,山东省委、省政府也明确要求2017年底前所有市、县整合成统一的数字化城市管理平台。

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是数字城管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对城市管理事部件问题的日常巡查、上报、核实、核查、普查等工作,是整个系统的问题来源和案件处置情况的终端,是系统“闭环式”管理的总入口和总出口。信息采集的质量是整个系统有效运行的前提,而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的组建方式直接关系到信息采集的质量。所以,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的组建形式是系统正常运行的关键因素之一。

二、全国各地数字化信息采集监督员组成情况及分析

为组建一支优质高效的监督员队伍,确保数字化城市管理工作的高效运作,各地探索了不同的建设经验,我们在已经通过验收的城市中通过多种渠道的调查,发现组建信息采集队伍主要有以下三种方式:

(一) 抽调、整合方式

抽调各职能部门的巡查人员或整合了原有的城管队人员,由于人员的素质较低,对数字城管新业务的掌握接受能力较差,信息采集业务及管理上存在很多困难,此种方式下的数字城管的效果一般。随着系统运行和城市管理的需要,一些城市已经转变或正在转变这种组建方式,采用更好的方法。

采用抽调、整合方式优点:运行初期进行过渡,培训时间短,可以减少政府首次财政支出。缺点:抽调人员原有工资水平相对较高,管理成本较高;抽调人员与原单位有关联,思想上、工作上容易受其影响,造成监管不分离,在运行中存在管理难、考核难、信息采集质量得不到保证,数字化效果不明显等诸多问题。

(二)面向社会招聘方式

面向社会招聘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1、招聘年轻素质高的大中专毕业生

面向社会招聘年轻、素质高的监督员,优点是年轻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强,学习快,素质高,也减轻大学生就业压力。缺点是人员流动性较大。

2、招聘“4050”人员

面向社会招聘可以从下岗职工中招聘部分人员,负责城市管理的信息采集工作。优点是减轻了财政支出压力,扩大了再就业机会。下岗职工一般都非常珍惜重新就业机会,工作起来比较认真负责。缺点是综合文化程度偏低,接触数字化方面的知识较少,对新环境、新知识的接受能力较差。

3、采用劳务派遣方式招聘

面向社会招聘还出现了一种新情况,招聘到的监督员与人才交流中心签劳动合同,派遣到数字城管监督中心工作,即政府花钱购买劳务。这种方式的优点是可节省用人单位招聘员工的各项费用、节省用人单位劳动力使用和管理成本,有利于单位用人的灵活性。

面向社会招聘方式的优点是:人员选择的余地大,可根据需求来充分选择合适的人员,在管理中可以随时按照数字化管理的需要给他们分配工作。缺点是:人员的工资、福利等管理成本较高,日常的事务性管理工作较繁杂,需要较多的管理人员以及较高的管理成本。

(三)市场化运作方式

有些地方为了减轻政府的负担,采取市场化的运行模式将一部分数字城管系统信息采集员日常管理业务通过外包的方式,委托给具有相关资质的公司进行管理。

这种方式的优点是:简化了信息采集的管理环节,只需要监督管理好信息采集公司即可,减轻了对监督员队伍的管理责任,政府管事不养人,管理成本大大降低。缺点是:一旦用人单位与信息采集公司之间产生矛盾,势必影响信息采集工作的正常进行。

三、几种组建方式的比较

通过各地数字城管信息采集监督员组成情况分析,采用抽调、整合方式人员管理成本较高,达不到数字城管的运行效果,且不符合《城市市政综合监管信息系统模式验收》(CJ/T423-2013) “采用服务合同方式或主管部门组建队伍的方式,建立专职的监督员队伍”的明确要求。正是基于这一点,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在系统运行时不再考虑抽调、整合的方式。采用抽调、整合方式的城市,有的已经转变为市场化运作,有的正在逐步向社会招聘过渡。因此,抽调、整合方式组建监督员队伍我们不再分析。

面向社会招聘和市场化运作模式比较符合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的组建要求,在各地的运行效果中也相对较好。针对这两种方式,分别从人员管理、资金投入、运行效果三方面进行如下比较:

(一)人员管理方面,市场化使政府规避管理风险,降低人员管理成本

监督员岗位具有知识层面偏低、年龄偏大、人员流动率高等特点,人员招、用、辞是个难度很大的工作,占用了政府资源,分散了政府的精力投入。2008年新实施的劳动法新增了无限期劳动合同(劳动合同续签两次就是无限期劳动合同),少则几十人,多则成百上千的监督员队伍,将成为很大、潜在的劳动力管理“瓶颈”和风险。而信息采集市场化服务外包由企业管理,操作灵活、规范,能很好的帮助政府规避管理风险,降低人员管理成本。

两种模式人员管理对比

人员管理项目

自主管理模式

市场化外包模式

说明

进人管理

采集公司自主度大,不受编制控制

培训管理

专业化管理。由城管部门指导,开发公司支持,快速达到培训要求,并进行上岗前考核。

监控管理

监督中心对采集公司监控管理更加客观、高效。

考核管理

采集公司更灵活,针对性强

人员调岗

专业采集服务公司有较多岗位可调动

人员辞退

市场化运作,员工辞退更容易

特殊处理

公司对特殊情况处理的可协商程度大

通过以上比较,可以看到采用市场化运作的优势:

(1)减轻数字城管系统管理单位的人员压力,减轻管理上的负担。采取外包方式,具体的各项信息采集管理工作将完全由外包公司负责;

(2)解决信息采集人员进入、岗位调动、辞退难的问题,将人员的培训、日常考核管理等繁琐的工作全部交付给外包公司运作。城市管理部门将无须考虑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的组建,只需负责对外包公司进行相关的质量抽查等业务考核;

(3)业务外包引入竞争机制,提高政府效率。政府包揽过多,不能实现小政府、高效率。引入竞争机制,就会使政府的职能更加明确,投入更大的精力专心提高监督能力。

(二)政府投入方面,市场化使企业专业化管理,有效控制成本

政府与信息采集服务外包公司通过合同约定服务内容和费用,节省了很多费用,如人员管理费用、培训费用、意外伤害费用等,使政府对整个费用可控。企业在人员管理、业务运作等诸多方面比政府更专业、灵活和便捷,降低了管理成本。

两种管理模式人力分配对比

城市

(城区)

信息采集 模式

管理面积

(km2)

信息采集员人数(人)

单位面积信息采集员

北京东城

自主管理

25.38

400

16

上海长宁

自主管理

37.19

300

8

江苏扬州

自主管理

38

245

7

山东威海

市场化服务 外包

213

270

1.27

两种模式政府投资费用对比表

模 式

建成区面积

政府投资首年总计

每平方公里费用

社会招聘

北京东城区

25.38平方公里

964万元

37.9万

深圳南山区

85.88平方公里

1392万元

16万

市场化运作

杭州市

192平方公里

857万元

4.46万

深圳宝安区

350平方公里

2978万元

8.51万

通过以上比较,采用社会招聘,监督中心需负责信息采集员队伍的组建、管理、考评等工作,每平方公里信息采集员的数量和投资成本相对较高。采用市场化运作,队伍的组建、管理、考评等工作均由外包公司担任,每平方公里信息采集员的数量和投资成本相对较低。

(三)运行效果方面,

1、市场化使政府转变职能,提高城市管理水平

信息采集市场化服务外包的实质上是“政府花钱买服务,养事不养人”,符合国家关于政府职能转变的方向和要求。政府与服务外包公司签订合同,制定考核办法,使政府从繁重的人员管理中解脱出来,专心进行职能管理。信息采集队伍作为独立的第三方,与监督单位、管理单位没有业务联系,能如实反映城市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信息客观真实。节假日照常采集,大多数问题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发现、处置、解决,运行效率高,较好地解决了政府招聘人员采集信息成本高、效率低、易失真、不及时等瞒报、漏报等问题。

2、市场化使企业专业化管理,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1)项目启动周期短。一般在合同签订起一个月内启动项目,一个季度内全面正常运行。

(2)人员培养和业务培训更专业。信息采集公司建有二级培养和三层培训机制,保证信息采集质量。

(3)执行任务快速、有效。管理人员均为长期外派专业人员,保证工作及时完成,系统远程监控保证业务的无缝管理。

(4)突发事件应急能力较强。信息采集公司的管理人员、班组长和机动人员均经过专业培训,能在第一时间上线操作完成相关任务。

以下是某西部城市政府管理信息采集与某南方城市市场化运作信息采集工作的对比表

管理项目

自主管理模式

市场化服务外包模式

人均管理网格数

12

70

年人均上报案件数

249

3782

年人均有效立案数

220

3669

人均按时核查数

168

3548

按时核查率

76%

97%

从上表可以看到,市场化服务外包在人均管理网格数、人均上报案件数、有效案件数、按时核查率比政府自主管理都有了相当大的提高。

四、结束语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公众对城市管理的要求越来越高,参与社会管理和监督的意识加大。为建设高效、节约型政府,越来越多的城市采用市场化运作外包的方式组建信息采集监督员队伍。